皮肤
字号

极品推销员

点击:
第一章 【孝子】

大事干不了,小事不愿干——这是外来人员对新都人的恶评。

周无成作为新都人的一员,当然也在这恶评之列。

新都是梦之国的首都,一个国际繁华大都市。

但新都的好车好房,多半是属于那些外来人员的。因为他们来这人生地不熟的城市,无依无靠的,唯有靠勤劳的双手打拼出一片新的天地来。

而作为土生土长的新都人——周无成,一直居住在郊外的一所平房中——也就是贫民区内。可谓是二十多年如一日——毫无变化。不过生活上还算过得去,至少隔三差五会有肉吃。

当然,在他身上不难找出新都人的影子——傲慢、不愿低人一等——也就是大事干不了,小事不愿干的那种人。

毕业不到两年的他,已经更换过十八个工种、二十六家单位,最后稳定下来的单位就是——家里呆公司,工种——无业游民。

这天,不知道是他头脑发热,还是一时精神失常?

午后,在床上睡醒的他,一骨碌起身,下床,从那张暗黑的、快腐烂的抽屉中找出了纸笔,然后伏在抽屉上写着:“一年内我必须拥有一辆顶级金尊轿车(梦之国最昂贵、最豪华、最舒适的轿车)、且要在金湖湾拥有一幢海景别墅,娶当红女明星蓝梦为妻……”

正写着,他老妈猛的推门走了进来,瞅着他就一脑门子火,开始喋喋不休:“你爸那个没良心的倒是省心了,早早进阎王殿逍遥自在去了。唉~~~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呢?好不容易把你拉扯大,眼看着你毕业了,可以工作赚钱了,我总算可以松口气了,可你这个短命鬼倒好,有班不上,换来换去的,最后换到了家里……”

不一会儿,周无成用双手捂住了耳朵,连看也不看他老妈一眼,起身便冲房门走去了。

“诶——”他老妈忙转身冲他嚷道,“你个短命鬼又要去哪儿?”

家里呆不住,还不许我去外面溜达溜达啊?周无成心想。

出了家门,走在贫民区的破烂小巷子内,周无成更是倍感失落。

因为就在这天早上,与他相恋多年的女友和他说拜拜了,然后钻进了另一位男士的皮康车内。

皮康轿车算不上梦之国最昂贵的轿车,但也是白领阶层人士才能拥有的奢侈品。

他伫立在路旁,目睹那个男的一给油门,皮康车的屁股冒出一股青烟,曾经的女友就这样离他而去了。

回想起这一幕,周无成不禁又嘟嚷了一句:“切!一个破皮康有什么了不起嘛?”

“既然没什么了不起,那你也开辆皮康车给我看看啊!”他曾经的女友这样说过他。

当这句话再次在他耳畔回荡后,他无语了,沉默了。

其实游玩了二十多年的他,也想做点儿正事了,但一想,做点儿什么好呢?他便茫然了。

开公司?没钱投资。开饭店?不会炒菜。开服装店?不懂裁缝。开……

巷子口有家书店。

书店老板见周无成走了出来,便忙迎上前去,向他微笑道:“你说的《人与兽》今天到货了,现在拿吗?”

“过两天再拿吧。”周无成回道。

倒不是因为他兜底没钱拿货,只是今天没什么心情看黄碟罢了。

前两天,他拿菜刀向他老妈威胁来的一千多块钱,还在兜底揣着的,现在他只想去新都的梦幻世界(娱乐场所)逍遥两天,以此来宣泄心中的郁闷。

不过不要误会他是拿菜刀砍他老妈的,他倒是还有点儿爱心的,他拿菜刀只是架在自己脖子上,以自杀来威胁他老妈。

等他在梦幻世界逍遥两天,回到家中后,他老妈已病重躺在了床上——这也是被他气得。

他回到他老妈的房中,见隔壁的单身汉潘老五守在他老妈床前,他便转身要走。

“等等……”他老妈吃力地仰起身子,用微弱的声音冲他嚷道。

他回身看了看他老妈,回了句:“我怕打扰你俩的好事。”

“你……咳~~~~”气得他老妈一声咳嗽,呼吸急促,体力不支,无奈又躺倒在了床上,“好一个……短命鬼!”

守在床前的潘老五见此情景,恼了,倏然起身,冲周无成大怒:“你个混账东西!我和你妈都这么一把年纪了,你还胡说八道的!”

周无成没有理会他,只是看老妈好像不行了,于是慢步走到了床前,冲老妈问了句:“没有看医生吗?”

说着,他掏出了手机,忙要拨打急救中心的电话。

“不……”他老妈吃力道,“不要打……电话了。没用了。”

可他还是坚持打了急救中心的电话。

但还没等急救车来,他老妈从被窝里掏出了一叠钱,递给他,气短体虚道:“这钱……是我卖这房子的。”

“啊~~~”周无成愣了,被气得喘着粗气,“您老糊涂了啊?再过一年这里准动迁,倒时候值二百多万,我还指望着这房子大发一笔呐,您倒好,几万块钱就给卖了。再说,现在卖了,我住哪儿啊?”

“我……顾不了……那么多了。”他老妈的呼吸愈加困难了,“我只能……趁着现在……卖点儿安葬费,好让你……把我葬了。生前……我命苦,我不想……再去阎王殿……受苦了。”

这是新都的风俗,生前受苦难的人,死后一定好埋好葬,这样就能脱离苦难,来世重新投胎时,便能出身于富贵人家。

周无成他老妈的话一落音,气也随之断了。

他老妈死后,一直瞪眼仰望着他。这表明是被他活活气死的,死不瞑目。

潘老五看着这情形,不禁又是叹气,又是唏嘘的,含泪帮他老妈闭上了眼。

“祝贺你终于摆脱了苦难!”最后,潘老五含泪道。

为了尽孝,周无成去附近的寺庙找僧人剃了个光头。

这也是新都的风俗,长辈死后,后人必须找僧人念经,剃光头,以示尽孝。

在寺庙剃完头后,周无成拿着他老妈卖房子的钱,请来了道人念咒,然后忙着发白事帖,请来亲朋好友,准备大办白事。

这也算他的良心发现,尽了点儿孝心。

等七天过后,丧事完毕,也就是他末日了。因为为了办好丧事,他老妈已经将房子卖了,可如今他住哪儿呢?去哪里呢?

再说,办完这桩白事后,卖房子的钱也所剩无几了。

第二章 【寄居】

周无成的远方亲戚,一个扯不上什么关系的表舅,看白事过后,周无成实属可怜,于是便让他去他的木梳厂上班。

这个时候,周无成哪还有什么奢求,只要有地方住,有饭吃就行。

于是他也就跟着那个表舅走了。

他表舅的那个木梳厂没在新都市内,而是在乡下的一个偏远山村内。

刚到这偏远山村内,他感觉很不适应,气候又湿热,蚊子又多,才住了一晚,就被蚊子咬得满脸疱,人家还以为他一晚上就长出了满脸青春痘呐。

因为他目前是个光头,那么关于他头顶上的蚊子疱,又怎么解释呢?青春痘总不可能长到头顶上吧?

更令他不适应的是,这山村里没有什么娱乐场所,看不到黄碟,也找不到小妞,唯一可以做的就是——去木梳厂上班。

原本他表舅的木梳厂效益就不怎么好,供大于求,所以压根就不需要他生产什么木梳。

当时也就是看他可怜,想给他提供一个吃住的地方而已。

可他表舅见他来了厂里上班,心想,闲着也是闲着,得给他找点儿什么事情做才行。思来想去的,就只看见满库房的木梳积压在那儿,没处可销,于是他表舅灵感一来,心想,那就让他去卖木梳吧。

于是他表舅便把他叫到了厂办公室——也就是家里,对他说:“小周,至于生产木梳是个技术活,我看你一时半会儿也学不会,那就这样吧,你就背着些木梳到市内去卖吧。”

周无成想了想,回道:“这儿到市内可要十几块钱,我哪有车费嘛?”

其实他也就是拉不下面子,再加上又懒,不愿意背着木梳去满大街卖罢了,所以他才找理由搪塞。

“这个好办,我先给你拿二百块钱,车费报销,算我的。”

听他表舅这么一说,他皱了皱眉头,问道:“那卖了木梳的钱归谁呢?”

“当然归我了。我会给你提成作为报酬的嘛。”说着,他表舅想了想,“这样吧,每把木梳给你提一块钱。”

“才一块钱?”

“一共才卖三块钱,已经给你三分之一了。”

“那……”周无成又皱着眉头,想了想,“那如果我一把都卖不出去呢?怎么办?”

“我提供食宿嘛。”

“哦。”

周无成心想,这就好办了,反正有住有吃的,我才不去大街上丢人现眼呢。

这么想着,第二天,他背着一兜子木梳,便跑去村里附近的山里游玩去了。

他去游玩的那座山,名叫神仙山。

神仙山有座规模宏大的寺庙,庙里住有约二百多和尚。

每当周末的时候,来神仙山的游客络绎不绝,一是因为这里有名胜古迹,二是因为来这座寺庙求签很灵。

周无成在神仙山游玩时,无意中发现了这座寺庙,见有一处僻静的长廊,于是他便跑去长廊睡觉去了。大概是因为游玩累了,也有可能是实在太无聊了。

所以接连几天里,他都会来这儿睡觉,到天黑时回去。

他表舅问他几天了一把木梳都没卖,他则回答说,市场不好,没人买。

听他这么一汇报,他表舅心想,那就算了吧,不消去市内跑了,以免浪费车旅费。可是又觉得有个人在卖木梳,心里踏实些,至少不至于立即宣布破产,这样一来还有点儿寄望、派头;再者,他表舅也习惯了一早起来,看着他背着一兜子木梳进城,所以又再三思量,还是让他继续进城买木梳吧。

源于他表舅的坚持,所以他也别想图个清闲,只好照常背着一兜子木梳去神仙山的寺庙睡觉。

正值这天,周无成在寺庙后面的长廊睡醒时,正巧碰上了一个小和尚出来打扫长廊,那小和尚见有外人,于是便向他施礼打招呼。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shoujikanshu.org/Direct4/2998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