皮肤
字号

巫当道

点击:
第一章:邪墓女尸

我出生在荥阳西北的一个小村庄,十六年来生活平静没有一丝波澜,可2011年的时候,这种平静被三个年轻人的离奇死亡所打破。

两男一女,都是猝死,死因不明,就好像被什么奇怪的东西索了命。警察也查不出原因,出事人家大哭了一场,只有将其下葬。

这事像阴云一样压在村民的心头,后来有个风水先生路过,就有人让风水先生望气,风水先生看过之后,说有座凶坟克我们村,在地势上断了我们村的“生气”,是什么“阴阳俱损”的穴眼,我们村的噩运只是开始。

而那个所谓的凶坟,是我家地里的一座坟。

我爷爷在世的时候它就埋在我家地里,是一间考究的砖瓦小房子,青砖上面雕刻着古朴的花纹,房子下面才是坟,每年清明的时候,都会有人过来烧纸。至于烧纸的人,则从来没人遇见过,只是清明过了,坟前就多了一堆纸灰。

这是一座古怪的坟。

爷爷说埋的人和我们无亲无故,可就是不让我们动这座坟。

为什么爷爷让人把坟埋在这儿呢?有人问过爷爷,爷爷从来不说。

有人说那里埋的是爷爷的恩人;有人说那是一座古坟,里面埋的是宝贝。这坟建的虽然考究,年数也长了,可却安然无恙。村里有人说,二十年前,一个盗墓贼吓瘫软在了坟前,被人发现时裤裆里都是屎尿,逢人就说这里闹鬼。至此之后,这坟也成了“凶坟”,谁也不敢夜间靠近。

风水先生突然点这座坟克我们村,村民都深信不已,吵吵嚷嚷了一番之后,说要这这坟给捣毁!

我记得那几天奶奶走亲戚去了,我爹的破手机常年打不通,想起爷爷对这坟的态度,我争辩说,那坟埋了这么久了,都没有出问题,怎么今年就怪上了它?

有人立马就反驳我,说今年撞太岁,邪气大,“凶坟”不安分。

还有人说,坟埋我家地里,肯定今年最克我们,村里今年出了三条人命了,下一个不一定出在谁身上呢。

我最怕再外地打工的爹出事,见所有人都说这坟凶,犹豫了半晌,就决定跟着去看看!

大概是2011年的七月,天刚入夜,一队打坟的人就集合了起来,每家出了一个人,浩浩荡荡地就朝着凶坟出发。

来到这座坟房前,众人议论起这个墓碑来,别人家的都是竖在阳面,而它的是竖在阴面,正是农村人忌讳的倒碑。除此之外,倒碑上刻的文字蚯蚓一样,没有一个人认识。

“一看就是害人的东西,谁家的坟给这一样!说不定就是这个坟在作怪!叫臭娃先砸!”

围着这个坟议论了一番,我们村里一个叫蔡兰兰的女人就点了我的名。

她丈夫半年前在睡梦中死去,天明被发现的时候身子都凉了,七窍流血,满脸都是,异常吓人,蔡兰兰此后就有点神经质,也不改嫁,有人说她和邻村的二狗子好上了,这次打坟她最激动,之前都说是她克死了丈夫,这次好不容易赖到了一座坟上,她喊过我的名字之后就过来拽我的胳膊。

“哎哎,拉我弄啥?”我对蔡兰兰这种见了男人就上手的行为表示反感,一下甩开了她,不过我发现来打坟就是一个错误,本来不待见蔡兰兰的全村人,此时都七嘴八舌地帮她,“打吧,谁叫坟是埋在恁家地里的,你不打这第一下谁打。”

不知谁适时地把一把铁锨递到了我手里,我见无法推脱,就装模作样的朝着坟房拍了一锨。

不料一窝黄鼠狼突然从坟房窗户里跳了出来,不得有五六只,窜的老高,趁众人大呼小叫的时候,刺啦啦钻进草丛子里逃走了。

我吓得一哆嗦,闪到了手腕。

“这坟看来真是邪气重,黄狼都搁这做洞了!”

农村人向来觉得黄鼠狼邪性,更加信了风水先生的话,一时间,各种农家工具都朝着坟房上招呼,那坟房可能年数久了,本就不结实,轰轰隆隆地倒塌了,烟尘四起。

众人觉得不解恨,各种工具依旧在打,“叫你害人!”“看你以后还敢不敢!”“以后给我老实点!”众人一边打,嘴里一边叫骂,不知为何,我觉得有点慎得慌,不知道是不是幻觉,我隐隐听到了女人呼痛的声音。

“别打了,把砖头挪开,看看里面埋的到底是啥东西!”蔡兰兰再次大喊了起来。

我们全村人都想知道这坟里埋的是什么,为啥还要在上面建一个小房子,趁着这个机会不看,以后更不可能知道里面埋的什么,现在全村出动,法不责众,正是动手的好时机。

蔡兰兰一喊,所有人都弯腰捡拾起砖头,清理完之后,下面就露出一个小坟包,大概是从来不见天日,坟上还有一股湿潮的味道,还有一个硕大的黄鼠狼的洞。

“扒开看看!”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,众人你一锄头我一锨,终于将这土坟挖开,扯掉几张埋在土里的草席子之后,一个精致木棺材露了出来。

这棺材不到两米长,异常窄瘦,棺材上面刻着古怪的图案,像是符文!埋在土里这么久了,棺材竟然没有一点腐烂的迹象,只是上面钉满了铆钉。

“这是?楠木棺么?”村里一个老头见多识广,仔细瞅了下棺材,就喃喃自语道。

众人不知道什么是楠木棺,那老头说是一种特别珍贵的木料,以前都是皇家专用,能用这么木料做棺材的,非富即贵。

我当时六神无主,也忘记村民是不是询问我开不开棺了,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,村里面一个叫毛头的,已经用起钉锤弄掉了所有的铆钉,并且推开了棺材盖。

他的姐姐在半年前离奇死去,他尤其恨这座坟。

本来村民都准备去抢棺材里面的东西,可棺材盖打开后,电灯打过去,所有围上前的人都愣住了。

棺材里面躺着一个一丝不挂的裸体少女,眉眼如画,肌肤白嫩,就好像一个女孩刚出浴,躺在这儿熟睡一般。

她的两手放在胸前,神态安详,所有男人都看的喉头发紧,甚至有点不知所措,再看估计就要出丑了。

这棺材在这埋了多久了?虽然没人知道,但时间绝对不短了,一般的尸体,入土不久也就腐烂了,怎么可能还有这么洁白的肌肤。

见所有人都突然不说话了,我当时也挤到前面去看了一眼,那女人的身体看的我又激动又羞愧,正要将视线转走的时候,发现那女尸的嘴角对着我诡异地笑了一下。

我吓的一个哆嗦,揉了揉眼睛,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花了。

就在这片刻的功夫,不知道是不是暴露在空气中的原因,本来洁白的女尸开始变黑,饱胀的地方也开始慢慢萎缩,不一会竟然成了一个干尸的模样。

众人大呼小叫,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诡异的场面,有人就问怎么处理这具女尸。

坟房、倒碑、裸体女尸,这绝对是邪坟,不能让这尸体在葬这儿了,可这尸体邪怪,再埋在别处也是一样,火化了吧,动静太大,说不定会传的十里八村皆知。

想着爷爷一直维护这座坟,我道,“别毁她的尸身了,扔河里面,让她飘走吧。”

众人犹豫了一阵,觉得这是唯一可行的方法,因为不远处就有一条河,据说东流入海。

虽然觉得楠木珍贵,可这邪门的棺木谁都不敢要,村长找了几个壮实的后生,将这棺木抬出,重新盖上了棺材盖,丢进了河里。

村民们眼睁睁地看着那棺材随着河水飘走了。

看见一直埋在我家地里的棺材就这样消失了,我的头蒙蒙的,跟着众人回家了。

刚回到奶奶家,正在院子里游荡的狗突然抬头盯住了我,继而弓腰作势,冲着我呲牙咧嘴,我还没反应是咋回事,那狗就向着我扑了过来!

我下意识地往后一退,那狗咬住了我腿脚的裤子,死活不撒口,喉咙里低沉的吼嘶着,像是发疯一样。

这把我吓了半死,不知道这畜生怎么突然就不认识主人了,突然想到别人说狗是靠气味辨认主人的,难道是因为我去砸坟,身上沾染了土腥子气,所以它辨不出来了?

我一边甩它一边叫骂,它大概听出了我的声音,就撒开了口逃进了狗圈里,不过仍是冲着我低声的嘶吼,全身的毛发竖起,我怎么训斥它都不停下。

我疑惑地站住,突然想起在奶奶堂屋正中挂着三清像,是当道士的四叔留下的,奶奶经常对我说,心神不宁的时候拜拜它或许有用。

这狗叫的我心慌,就点着了香火拜了拜三清像,再出来时那狗果然不叫了,只是不让我靠近,和我感觉陌生的很。

狗消停了,我感觉闪到的手腕那里一阵阵疼,打亮了灯一看,上面有四道青印子,我以为是在捣坟时在哪里撞的,也没太在意,低头仔细看的时候,发现长短有致,发现极像是手指印!

手指印?!

我再也睡不着了,端详着自己的手,不记得有人抓我,想着那坟的事情,觉得有点邪怕。半夜时忽然听见院子里的狗发疯的叫,本来我不想出去,可它叫的实在是怪,我只能打着手电出去,找了半天,发现狗竟然卡在了排水用的阳角口,身子在院子里,脑袋在院子外面,我忙打开门跑到院子外唤它,它却没有应声,我走近一看,它獠牙紧紧咬着,两眼都是血,已经断气了。

我心里慌张不已,好不容易挨到天明,正准备给在姑妈家做客的奶奶打电话,听到外面有人喊,蔡兰兰上吊了!

蔡寡妇一丝不挂地吊在了门口的老槐树上,全身惨白,脚尖往下伸,舌头出来老长!应该死去很久了!

看到她上吊的姿势时,我突然感到寒毛直竖,那绳子紧紧地勒住她的脖子,她却双手护在胸口!

这姿势,极像那个裸体女尸在棺材里的睡态!

第二章:午夜红妆

我心里打了个突,吊死的人都是双手下垂,蔡兰兰这般诡异的上吊姿势,吓到了所有人。

众人围着她议论纷纷,都说惹了厉鬼,神色都很惊恐。

蔡兰兰上吊处的结打得极高,一碰她就在半空中乱荡,短时间还不能把她的尸体放下来。

我心中也慌张,慢慢地将手腕处的指印掩上,退出了人群,看来得把这个事尽快的告诉奶奶,她或许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狗尸体还卡在阳角口那,奶奶已经回来了,正坐在堂屋中间的蒲团上,背对着我,手里握着一串念珠在拨弄。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shoujikanshu.org/Direct1/29721.html